今天是:2017年12月19日 星期二
上海长宁V      上海规土发布V      长宁规土V
首  页 规土动态 政务公开 政策法规 网上办事 结果公开 市民参与 网上导航
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第一大地测量队的先进事迹
发表时间:2015-8-12 0:00:00 阅读数:12314

中国矿业报

  1975年5月27日,我国首次精确测定珠穆朗玛峰海拔高度为8848.13米,这一数据由我国政府对外发布,并得到全世界的公认。
  2005年5月22日,我国成功进行珠峰登顶测量,珠穆朗玛峰峰顶岩石面海拔高程为8844.43米。
  在我国首次精确测定珠穆朗玛峰海拔高度四十周年和珠峰高程复测十周年到来之际,2015年5月25日,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第一大地测量队(简称“国测一大队”)的6位老党员给习总书记写了一封信。这6位老党员分别是邵世坤、郁期青、薛璋、梁保根、张志林、陆福仁。40年前,他们都曾参与珠峰高度测量,如今年龄大的有80岁,小的74岁。
  说起这次给习总书记写信,张志林还有一个“私心”——希望国家重视测绘工作。说是“私心”但也是测绘人的事业心,这一点已经成为老一辈测绘工作者的职业情怀。
  7月1日,党的生日这天,百忙之中的习总书记给他们回信啦!这出乎邵世坤等6位老党员的意料,他们有的激动得满含热泪,有的像个孩子似的兴奋得跳了起来。听闻消息后,他们所在的国测一大队里也沸腾了,队员们奔走相告。
  8月3日,中共中央宣传部新闻局、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组织中央新闻单位采访团,在西安启动了国测一大队先进事迹宣传报道采访活动。
  国测一大队究竟是怎样的一支队伍呢?作为国家测绘事业上的一支尖兵铁旅,他们进驻内蒙古荒原28次、深入西藏无人区32次、踏入新疆腹地37次,徒步行程5700多万千米,相当于绕地球1400多圈……
  新中国成立以来,这支队伍中的几代人满怀理想和激情,投身祖国的测绘事业。春去秋来,他们前赴后继,不慕名利,四海奔波,测天量地,在祖国大地上默默奉献,用青春和生命谱写出一部跌宕起伏、气壮山河的爱国诗篇!
  光荣传统:无私奉献,用生命镌刻测绘精神
  新中国成立初期,测绘工作者的艰苦程度是今人难以想象的。那时的测绘装备十分落后,队员在外作业所需的物资运输主要靠骆驼、牦牛、架子车,在荒凉的戈壁、浩瀚的沙漠、险峻的高山、苍茫的荒原,国测一大队的队员们身背沉重的测量仪器,常常遭遇冰雪严寒、高温酷暑、沙漠干渴、雪崩雷击、洪水野兽、山高路险等种种困难。在这种恶劣的自然环境中,他们以超常的坚忍,历尽艰辛,甚至用血汗与生命打赢了一场又一场硬仗。
  1960年4月底,31岁的技术员吴昭璞带领一个水准测量小组来到新疆南湖戈壁。红褐色的大戈壁一望无际,45摄氏度以上的持续高温使地上的沙石热得烫脚。一天早晨,大家发现,盛满清水的水桶漏了。这里离最近的水源地有200公里。戈壁沙漠中,断水就意味死亡就在眼前。吴昭璞马上命令队伍撤离,而自己留下看守仪器资料。当他把仅有的水囊递到一位年轻队员手中时,大家都不同意。吴昭璞看着队员们说:“这么多的仪器资料也带不出去,你们轻装走出大戈壁,我等你们回来,咱们一起把这点作业量完成。”队员们无奈地走出大漠。3天后,队员们快速返回。等他们找到吴昭璞时,看到他口含黄沙,十指深深插进沙土。31岁的吴昭璞再也没有醒来。身高一米七的吴昭璞,干缩到不足四尺,静静地躺在戈壁滩头。队员们清理遗物时发现,帐篷里所有牙膏都被吃光了!描图用的墨水被喝干了!但资料却整理得整整齐齐,他沾满汗渍的衣服,严严实实盖在测绘仪器上。
  1963年7月的一天,在甘南腊子口,测绘组长派队员钟亮其下山,到几十公里外的县城取款购粮。第二天,钟亮其走到白龙江桥上,突然窜出五六个歹徒,前堵后截,一拥而上。歹徒把钟亮其绑了起来,对他严刑拷打,逼问测量组驻地。为了保护小组同志,钟亮其宁死不屈,只字未吐。气急败坏的歹徒对其下了毒手。一个星期后,队员们在白龙江边沙滩上找到了钟亮其的尸体,发现他遍体鳞伤,脸上、背上、胸口被戳了一刀又一刀。他的一只眼睛被打瞎,而另一只眼睛仍睁得大大的。钟亮其是烈士的后代,家中的独生子,牺牲时还不到30岁。
  国家测绘局原副局长黄云康17岁时被分配到国测一大队,他来到青海格尔木的测绘队员留守处,踏进院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院子里停放着一口棺材——那是技术员杨忠华的遗体。老同志告诉他,杨忠华在格尔木南山工作时,下山运水,从悬崖上摔下,英勇牺牲。队里的老同志告诉他:“我们这支队伍是从部队转业下来的,一向就有不畏艰苦、不怕牺牲,一往无前的传统。我们每一个活着的同志,都要把烈士生前未完成的工作继续干下去!”追悼会第二天,他们就背上烈士遗留下来的仪器,向荒山野岭出发了。
  这次给习主席写信的老党员之一——郁期青曾经3次上过珠峰,据其回忆:一次,队里有3个同志爬上一座大山作业。上山时天空晴朗,风和日丽,可爬到半山腰,突然乌云密布,刮风下雨,接着山洪暴发,3个人在山腰上进退两难,结果被山洪冲到悬崖下,全都壮烈牺牲。找到烈士遗体时,大家心里都很沉重,刚才还是有说有笑活蹦乱跳的3个人,转眼间就离开了亲人,离开了伙伴,离开了世界。
  ……
  从1954年至1989年,国测一大队共有36位职工因不同原因牺牲在山东、广西、四川、青海、云南、甘肃、福建、新疆、陕西等地。这些测绘队员在艰苦的野外测量岗位上,有的病死、渴死、冻死,有的坠下悬崖,有的遭遇雷击,有的从雪山顶上滑下深沟,有的落入汹涌的澜沧江,有的掉入雪窟,还有的被罪犯残杀,以及因车祸壮烈牺牲……他们大多英年早逝,有的死得很壮烈,有的死得很平淡,但他们都牺牲在自己光荣的工作岗位上!他们之中没有一个被追认为烈士,甚至大多数人死后连一块墓碑也没有。
  这些测绘队员在平凡的岗位上为了国家利益默默奉献出青春和生命,有很多人的事迹已经散佚,唯有青山作证!
  薪火相传:继承发扬,用科技开创测绘新局面
  野外测绘工作的特殊环境条件,老测绘队员们的身带言教、耳濡目染,久而久之,大家便产生了甘苦与共、生死相依的集体主义情感。用现任国测一大队队长肖学年的话说“再调皮捣蛋的人到了国测一大队也会被熔炼”。
  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尽管测绘技术装备有了很大改善,但测绘工作者的任务仍然十分艰巨。国测一大队几乎每年都要承担高原、荒原、大漠地区的国家测绘任务,新一代测绘人不但继承了老一辈测绘人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精神,常年在高寒缺氧、风云莫测的土地上负重攀登、艰苦跋涉,克服常人难以想像的困难,为测出精确数据有时甚至不惜用生命换取。不仅如此,在他们看来在新时代下传承测绘精神还要不断进行技术创新,赋予测绘精神新的内涵,他们用青春表达,用一生去践行,填补着祖国大地的测绘空白。
  操着浓重甘肃口音的张建华今年44岁,担负过2005年珠峰高程测量西绒布交会点的踏勘任务,在第二次踏勘返回的路上,雪越下越大、风越刮越狂,大雪弥漫了整个西绒布冰塔林,张建华彻底迷失了方向。
  下午五六点钟的时候,风雪已经弥漫了整个珠峰地区,人们知道张建华没有归来,大本营和二本营所有队员都着急了。有人用对讲机在不停地呼叫,有人用测量仪器中的几十倍的目镜寻找……直到晚上7点多的时候,雪终于停了,张建华奇迹般地走出了冰塔林。当看到中绒布冰川的一个点位时,张建华知道自己有生还的希望了,坐在雪地上,泪水止不住就流下来了。晚上十点多的时候,他们回到了二本营。张建华说,当时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还能活着走出来,在最无助的时候,他想到了已经两年没有见面的父母,在乡下种地的妻子和刚刚上学的孩子。
  如今张建华任大队第六中队技术负责人。2012年3月,六中队承担了资源三号卫星太行山长条带控制数据采点的任务。该项目测点数量大,时间紧,交通状况复杂,生产组织难度很大。张建华攻坚克难,成功解决了无网络RTK的问题,而且首次利用开发的PPP(精密单点定位)技术,确保了GPS观测30分钟以内、15厘米的高精度。最终,在15天内圆满地完成了任务,为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卫星中心开展长条带影像几何定位验证精度提供了可靠数据。
  张建华不仅在技术上善于思考、勤于钻研,在业务上更是一个多面手。他经常利用休息时间,加班加点,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编写了许多切合实际的作业及质量控制程序。这些软件已在大队各生产中队得到广泛应用,软件的使用减少了作业流程,降低了出错率,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保证了产品质量,为大队带来了较大的经济效益,特别是“GPS网基线数据质量检核程序”软件,作为大队科技创新项目,已经通过了大队审核并应用于生产。
  面对极限险境的还有国测一大队二中队中队长任秀波,虽然他只有36岁,却已经历过数次极限险境。一次,在海拔6500米以上,任秀波待了40多天。他的脸被强烈的紫外线灼伤,成了棕褐色,有多处开裂,身体极度消耗,严重营养不良,体重下降了20多斤。
  面对极限,任秀波超越了自己。在极度缺氧和暴风雪中,任秀波一步一步走到了海拔7790米的2号登山营地。当其他登山队员因为极度疲劳都躺在帐篷里休息时,任秀波却在帐篷外,冒着暴风雪,喘着粗气,在没有任何供氧设备的情况下,架起重力仪,测出重力值,并用GPS接收机测量了该点的三维坐标。从此,共和国测绘史上诞生了新的高度——7790米。这也是世界测绘史上新的高度。
  事后,他轻描淡写地说:“我尽了国测一大队队员的本分。”他已习惯了遇到困难,早已将测绘精神融入自己的血液。
  2012年以来,为了适应时代发展,满足测绘对高新技术的需求,国测一大队相继引进了好几套高新技术设备,其中就有机载激光雷达设备。
  2013年7月份,机载激光雷达航飞任务在云南昭通开展,因为云南天气多变,如果不能在几日的晴天里完成任务,估计很有可能就要等到明年再完成任务了。为了抓紧时间,作为航飞员的赵越、郑文科立马整理飞行计划与装备,没有来得及吃任何东西,早上7点半,就随飞机起飞。下午1点,首个架次飞完后,由于飞行高度接近4000米,没有加压舱,没有吸氧,加上气流颠簸,他们两个晕机了,吐得一塌糊涂,但硬是坚持操作仪器,完成了上午的一个飞行架次。飞机着地后,他俩连站都站不稳,一下子躺在地上,吃饭时吃一口就吐,只喝了一小口水。还没有等休息多久,机长通知,马上飞第二个架次。即使身体非常难受,但他们没有迟疑,从地上爬了起来,拿起控制器就往停机坪走去。结果,没走几步,赵越就晕倒了。郑文科也晕得东倒西歪,却说自己没事,坚持上了飞机,并完成了第二个架次的飞行。等飞机落地时,他一走下飞机,就倒在了地上,回到住处就打起了吊瓶。这天他们总计飞行了11.1个小时。第二天一大早,他们又开始了新的一天飞行。
  “十二五”期间,国测一大队积极转变观念,深挖自身潜力,在装备建设和技术研发上加大力度,先后引进了A10型绝对重力仪、LEICA ALS70-HP机载LIDAR系统、GT-2A航空重力测量系统、IBIS-FL微形变监测系统和SeaBat 7125高精度多波束回声测深仪等一批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高新仪器装备;同时,大队依托重点实验室科技创新平台,与同济大学在技术、应用和研究等方面展开了全面而深入的合作,把装备应用放到突出位置,加强技术培训和实践,促进产学研一体化的实现,短时间内完成了从研究学习到生产能力的转化,提高了大队的测绘综合服务水平,为顺利开展国家、省级重大基础测绘项目,地理国情监测和应急测绘保障工作奠定了坚实的硬件基础,也为单位的跨越式发展创造了新的机遇。
  卓越功勋:国务院通令嘉奖, 被授予“英雄测绘大队”荣誉称号
  在国家最需要的紧要关头,国测一大队队员战天斗地,六测珠峰,两下南极,经受住各种考验,创造了一个个奇迹,圆满地完成了一项项国家赋予的重要任务。
  在1975年之前,珠峰的高程数据、地理资料“成果”,一直被外国的“测量权威”们所垄断。珠峰地区是人类挑战生命极限的极地,真正的生命禁区。然而,欲测量其准确高度,必须有一定规模的测量队伍进入纵深地区进行观测,否则无法得到科学而令人信服的结论。
  1966年、1968年、1975年、1992年、1998年、2005年,为精确测量珠峰高程,国家测绘局第一大地测量队的测绘队员大规模进入珠峰地区,他们凭着惊人的勇气,超常的坚忍,顽强的意志,在生命禁区谱写出一曲曲感人的生命乐章。
  1975年,国测一大队几名同志参加中国登山队测量分队,成功攀登到珠峰北坳7090米的高度,这也是我国测绘工作者当时到过的最高测量位置。这年的5月27日,我国首次将测量觇标立于珠峰之巅。从珠峰附近选择了9个测站点,在这9个测站点上对珠峰觇标观测水平角和垂直角,根据水平角确定珠峰的水平位置和各测站点至珠峰的水平距离。根据三角高程测量原理,由这些垂直角和水平距离确定各测站点同珠峰之间的高差,进而推得从我国黄海平均海面起算的珠峰高程为8848.13米,这一数据由我国政府对外发布,得到全世界的公认。
  2005年3月至5月,国测一大队再次承担了测量珠穆朗玛峰高程的任务,他们仅用一个多月时间就在青藏高原布下了覆盖30多万平方公里的监测网,在珠峰脚下布设6个交会点位,并于5月22日成功进行珠峰登顶测量。2005年珠峰高程复测采用了GPS测量、重力场的理论和方法、峰顶冰雪层雷达探测等现代测量技术,结合水准测量、三角高程测量、电磁波测距、高程导线测量等经典测量方法,登上了世界测绘科技的新高峰。2005年10月9日,珠穆朗玛峰的新高程数据向世界公布:峰顶岩石面海拔高程为8844.43米,峰顶岩石面高程测量精度±0.21米;峰顶冰雪深度3.50米。
  国测一大队不仅六测珠峰,而且两下南极。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截至1984年,17个国家已分别在南极建立了46个考察站,而中国科学家在那里还没有自己的立足点。
  1984年11月,我国政府派出了自己的考察队。国测一大队的刘永诺,同国家测绘局两名同志一道,组成测绘班,前往南极。
  在南极乔治王岛,天气十分恶劣,帐篷一次又一次被风雪压倒,海浪一次又一次把码头冲垮,海水、雪水、汗水湿透了队员们的衣裳,有时一天烤几次换几次。就这样,科考队的建站工程从登陆奠基,一天一个样,到长城站全部完工,只用了45天,这就是南极的速度。
  国测一大队刘永诺参加了“长城站”选址测量、实地放样等,用传奇的速度为我国绘出首张南极地形图,并测定北京与长城站的精确距离:“17501.9公里”。南极长城站的测绘成功,填补了我国极地测绘的空白,为中国测绘发展史写下了新篇章。
  国测一大队承担的另一项国家重点工程——海岛礁测绘工程,实施好该项目有着重要的政治意义和积极的社会效益。自2009年10月开始,国测一大队便承担了该工程的海岛(礁)卫星大地控制点选建、观测,跨海高程传递,重力测量等分项目,测区涉及山东、江苏、浙江、福建、上海等沿海区域。项目任务量大,工期紧,涉及工种多,测区分布广,作业难度极大。大队抽调了5个生产中队共同承担该项任务,共编制25个作业组,参与作业的160余人全部由各中队有多年丰富外业作业经验和生产组织经验的技术骨干组成。
  4年多来,国测一大队的队员们爬山涉海,顺利完成了一项项任务:共实施建海岛(礁)卫星大地控制点选建66座、B级观测71点,水准连测路线标石选建176座;沿岸陆地大地控制点卫星定位观测54点,二等水准连测2105千米;实施加密重力测量1262点,测绘基准建设与精确定位相对重力测量29点、298边,陆地卫星定位连续运行站绝对重力测量21点;实施福建省和广东省跨海高程传递选埋、观测任务7处,实施一等天文观测1处。
  1991年4月17日,国务院通令嘉奖国家测绘局第一大地测量队,授予“功绩卓著、无私奉献的英雄测绘大队”荣誉称号。
  十几年过去了,国测一大队先后26次受到国家、省、部级表彰,有25人获得国家、省和市级各种荣誉称号,2005年珠峰复测有4人荣立一等功,12人荣立二等功,9人荣立三等功。国测一大队几代人用青春和生命凝铸了一座精神丰碑,极大地鼓舞了广大测绘职工的士气。

 
Copyright2011ChangningAllRights Reserved     长宁区规划和土地管理局版权所有
地址:长宁路599号六楼   邮政编码:200050     电话:22050610
维护单位:上海倍联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及IE7以上版本浏览器使用本站) 站点流量统计: